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牛牛中文网 >> 戏精守护者 >> 第 80 章

陈彩没想到罗博会生病, 这件事没有人告诉他,这会儿一问,才知道那边已经病了一个星期,起初就是发烧流鼻涕,罗博吃了药继续拍摄, 直到有天他候场的时候突然栽倒,剧组才让他回去休了半天。

半天之后, 有人就通知他, 看他身体素质不太行,不如回家休养一阵,剧组另找人。

罗博自然不愿,又觉得自己给陈彩丢了人,浪费了公司的机会, 因此也不敢跟这边说,只每天去找导演求情找工作人员求情,到陈彩打电话这天,剧组已经托人在物色新人选了。

罗博深觉有愧, 在那头连声说对不起, 是我不争气不注意,如何如何。

陈彩却听得十分火大,既恼他不早点跟自己说, 又觉得这人脾气太软, 对谁都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 别人怎么可能不欺负他。他心里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 几次重话到了嘴边,又顾念罗博此时生着病,自己也不清楚情况,只得生生忍了下来,不咸不淡地安慰了两句。

第二天一早,陈彩把手头的工作交代给两位助理,让他们一人跟雪莹保持联系,继续跟进礼盒事宜,另一个跟着蒋帅,准备选秀的报名和面试录制。录制那天他会赶回来陪着一起,但前期工作要助理多加留意。好在两位助理都十分能干,蒋帅这边陆渐远又格外注意,陈彩即便耽误一两天也不会出岔子。

他安排好这边工作,将接下来几天的日程表过了一边,立刻带着材料和行李去了机场。

罗博的剧组地处偏远,陈彩乘飞机抵达时已经是当地下午三点半,他来不及吃饭,接着打车去了火车站继续赶路。当天去往县城的只有一班五点的车,陈彩卡着点买票上去,等落座往外一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火车启动,咔嚓咔嚓地朝前去,外面是大段大段后退的风景,陈彩往外看着发了会儿呆,又合上眼想事。

等到突然一个激灵醒过来,外面天已经黑了。他跟其他人一块又下去换车,再坐了一段路,终于到了地方。

罗博正在旅馆外面的大石头上坐着。今天剧组刚转场到县城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要这这里拍摄了。所以大家都在安置自己的东西。唯独他没什么行李,就一个包,当初提着就来了,现在可能随时就要提着走了。

心里苦闷,也不好总对别人吐苦水,罗博这会儿挺想去买点酒,喝两口解解愁,可是拍一下裤子口袋,摸着那两张纸币,又舍不得。毕竟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他在外面省一点,家里人就能多一点。

天色更暗,像是化不开墨汁,浓重到要滴下来。

罗博又忍不住琢磨以后的出路,昨天陈彩的语气已经很不好了,显然十分不满自己的表现。罗博也痛恨自己不争气,放谁身上一次次的失败都要失望了,他忍不住苦笑一声,又有些茫然,不知道回去之后怎么面对经纪人。

心里正琢磨着,冷不丁听前面有人“嗨”了一声。

罗博一愣,下意识地朝声音来源看了眼,顿时就愣了。

陈彩拿手机开着手电筒,隔着两步远看他,先是笑了笑,随后又皱眉道:“不是生病了吗?怎么大晚上的还出来晃?”

罗博呆了两秒,这才赶紧从石头上跳下来,难以置信道:“你怎么来了?你,你从哪儿来的啊?”

陈彩好笑道:“你说呢,我从石头儿缝蹦出来的?”

罗博这下完全忘了怎么面对的事情了,心里只觉得高兴。他下意识要喊“陈哥”,又觉得对方年龄比自己小太多,有些喊不出口,只摸着头憨笑,快步走过去接过了陈彩的行李箱。

旅馆没有电梯,俩人一路爬楼梯到了六楼。陈彩一路说笑,直到进到房间里一瞅,他的眼神才冷了下来。

那小旅馆也就十几平米大小,原来应该是个小标间,这会儿小桌小椅被人乱挪一通,愣是加了一张床。

三张床几乎紧挨着,罗博就住在紧靠厕所的地方。这处客房本就狭小,厕所不知道是有人没冲还是天气原因往上反味儿,气味浑浊又刺鼻。另外俩人都躺在床上玩手机,地上扔满了各种杂物,罗博的床也被他们的衣服占去大半,枕头那还扔了只袜子。

这会儿罗博跟陈彩进来,那人用眼角斜了一眼,也没有理会的意思。

陈彩不惯这种臭毛病,见罗博要客客气气跟人打招呼,抬手拦住,干脆把行李箱往那对衣服上一丢,使劲拍了拍,随手拿起旁边一件搓了搓轮子底。

他这一路火车汽车来回倒,泥土路也走了挺长一段,行李箱上全是土和灰。

现在一擦,旁边那人立刻火了,怒道:“你特么干什么的?”

陈彩动作一停,讶异地挑眉看他一眼,却没搭理,而是转过头问罗博:“你这是弄了些什么东西,我当抹布了啊。”

罗博忙说:“那不是我的。”

旁边那人怒道:“那是我的!”说完就要过来掀陈彩的箱子。

“你的?”陈彩盯着这人道,“你的凭什么放在这?满屋子的地板不够你使是不是?还是说罗老师在你们屋子里是安排打地铺的?睡厕所的?这个是你安排的还是剧组安排的?”

“是不是剧组安排你们自己没点逼数吗?”那人呸了一声骂道,“滚蛋玩意儿!”

他说完还要伸手,陈彩啪的一下把箱子扣上,干脆一脚踩了上去。

那人一愣,立刻恼火要过来。

陈彩淡淡道:“要干架?也行,我们俩对你一个,你试试?”

他说完见最里面的第三个人也站了起来朝这看,干脆一并提醒道:“反正你们觉得罗博要滚蛋,一个人滚不如大家一块滚,还能拉俩垫背的不是。”

第三个人脸色微变,立刻拉了中间那人一下,劝道:“算了,别跟疯子一般见识,明天就走了。”

那俩人毕竟是演戏的,也怕真打架被人破了相,得不偿失,只得阴着脸地盯着陈彩和罗博。

陈彩却没有就此放过的意思,拿着手机给剧组的生活制片打电话。他这次自报家门,也不说是罗博的经纪人,而是改口,说是天颐传媒的,过来看一下剧组情况。现在发现自家艺人的房间里出了问题,请他即刻上去。

那生活制片一听是投资方,愣了一下,匆匆赶上去,等进客房一看,心里倒是明白了过来,这是罗博的经纪人来了。

他虽然心里并不拿罗博当回事,这会儿却不得不伪装一下,打圆场道:“小陈不要这么计较吗,他们就是临时放放而已啊,现在拿下去就是了。”

陈彩点头道:“可以,那让罗老师的助理来拿一下吧。”

生活制片一愣。这才想起罗博刚进组的时候,那边托剧组请了一个助理。

这种事自然落在他的头上,他见罗博这人老实木讷,又想起之前听人说过的传言,便随便提醒了一个工作人员捎带脚管着,头两天那人还会留意,后来渐渐也就不管了。

钱都已经吞了,这时候自然不能说没有助理。

一会儿那工作人员接了电话上来,陈彩把箱子放好,看他整理完床铺,立刻笑道:“罗哥这段时间辛苦你照顾了。”

那工作人员不知道怎么回复好,看了看生活制片,又看了看陈彩。

陈彩却从一旁掏出本子,边记录边问道:“罗哥是哪天感冒的?起初是什么症状?吃的什么药?”

工作人员对这些一概不知,支吾着看向罗博。

陈彩忽然笑道:“怎么不说话了呢?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工作人员支支吾吾道:“不,不太清楚。”

陈彩笑着安慰:“这个没记清楚,那其他的工作总熟悉吧?罗哥几点化妆?这几天排的什么戏?今天他的通告单在哪?”

“这个我也不知道,”工作人员看他来势汹汹,干脆躲开道,“我是剧组的美术助理又不是生活助理,您要问还是问罗老师自己吧。”

生活制片神色略有尴尬,想要再辩解两句,陈彩却看了他一眼,已经转身出去了。

他这次径直去找了导演和制片人,正好监制也在那边,一伙人凑在一个套二居里聊天。室内烟雾缭绕,陈彩心里有火,却不好发作,来了之后仍是客气自我介绍,又说明来意。

“罗博进组之时我本人亲自跟剧组沟通过,请剧组代为给他安排一位专职的生活助理,我们愿意付出的月薪是4K,”陈彩顿了顿,郑重道,“我知道现在许多资深演员老师的助理工资都不到这个数,我们愿意给出这一的薪水,是因为天颐一向对旗下艺人等同看待,不管是许焕,还是罗博,在公司眼里都是值得保护的演员老师。现在出现这样的差错,平心而论,我做为天颐的工作人员,尤其是罗博老师本人的经纪人,心里十分不满。”

陈彩知道剧组的生活制片一向是肥差,所以不少都是剧组某位人物的亲信担任。他边说话,边观察那位的眼神走向,很快猜出是跟导演有关。

果然,导演率先发话,先是佯装训斥那人两句,又跟陈彩打哈哈:“这事也怨不得我们,剧组本就没有给演员请助理的义务,这种事不熟练,办不好也情有可原,何必上纲上线呢。”

陈彩笑道:“所以导演的意思是,工作人员有失误不必上纲上线,倒是罗博老师感冒生病,是无情可原吗?”

“这话不能这么讲,”导演板起脸道,“作为演员,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是基本的。最起码不能耽误剧组的正常拍摄。他现在生病,耽误的是所有人员的时间和金钱。”

“但罗博表示他可以带病坚持,不会耽误拍摄。”

“状态不行,更是浪费时间。”

陈彩沉吟片刻,又看了另外俩人一眼,问:“所以剧组的意思是一定要换人了?”

制片人在一旁道:“差不多。小陈你也理解一下。”

陈彩看着他,又看了看导演,忽然笑了起来。

“不,不用我理解。”陈彩道,“我们一切按合同办事,剧组违约,照合同赔钱,我们走人。”

他每次签合同都十分小心,尤其是免责条款违约赔偿这一些,平时很少用到,但是一旦牵扯上就有大用处。

制片人道:“这次责任并不在剧组,艺人方面也有些问题。”

一旦牵扯到钱,双方最后连面子都懒得维系了。

陈彩从随身包里拿了一份复制好的合同,掀到倒数第二页,给三位放在桌子上,照着其中一条使劲点了点。

“我再次重申一下,罗博老师这次感冒生病属于不可抗力因素,而且他本人愿意带病坚持拍摄且不影响质量。而现在剧组的意思是,不论罗博老师态度如何,身体如何,一定要违约,那我们只能按照合同办事。剩余片酬以及赔偿款,我们不多要,也绝不少拿。”他态度强硬,把资料放下,转身就走。

罗博还在宿舍里等着,陈彩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收拾行李。

“是要走吗?”罗博已经有过心里准备,自嘲一笑,对陈彩道,“老给你添麻烦,还让你跑了这一遭。”

陈彩摇头笑道:“走什么走?给你换个房间。”

剧组包了相邻的两家旅馆,但没包满,陈彩下楼找前台给另开了一间好点的房间,在二楼走廊尽头,窗户挺大,也是正经的标间。

罗博提着自己的包和陈彩的行李箱进去,陈彩关上门,让他先去床上躺着休息,自己打开行李箱,把罗嫂给捎的行李包拿了出来。

罗博一看那包,眼眶顿时就红了。

陈彩原本想说点什么,这会让看他这样,心里叹息一声,只按他老婆叮嘱的说道:“嫂子说了,家里都挺好的,孩子也听话,让你放心拍戏就行。”

罗博进组多天,想孩子想地不行,连连“哎”了两声,结果衣服,又小心地从中间抽出了那张纸。

陈彩跟着看了眼,上面是小姑娘画的一家三口,手拉手站在中间,后面是个小房子,前面一从栅栏,里面圈着几朵小花,还有条鱼躺地上。

他看着这图没什么新意,谁知道罗博却按了下眼角,笑着跟陈彩解释道:“我姑娘从小就喜欢花花草草,她这是画自己喜欢的小院子呢。我本来想在窗户底下给他弄块地养花,结果楼下的不愿意,后来放上花盆也被人偷了。”

陈彩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这都不是问题,以后慢慢攒,总能买上的。倒是你……”他说完一顿,从旁边拉了把椅子坐下来,问道,“这次是怎么回事?”

罗博道:“一开始只是普通感冒,都快好了,后来淋了场雨就厉害了。”之前的地方在深山老林,连个药店都没有,多亏罗博身体底子好,自己也带了点药,一有空就跑步出汗,这才硬撑着没出事。现在看着虽然还是咳嗽犯困,但其实已经好差不多了。

陈彩心里有了数,问他:“明天没有通告是吗?”

罗博摇头。

陈彩道:“我带了药过来,你先吃上,好好睡一觉。明天带你出去走走。”

罗博看他虽然年轻,但是办事老道又有主见,渐渐也踏实下来,像是来了个主心骨。陈彩给他烧了水,放好药片,罗博吃上没多会儿便睡了过去。倒是陈彩奔波一天,一直没有吃上东西,还压了一肚子气。

虽然嘴上硬刚,让剧组赔钱,但是如果有其他余地,他还是希望罗博能继续拍戏。要不然这样几次三番的打击,罗博一直露不了头,时候一长人也废了。他心里琢磨着明天再怎么继续,从包里捡了两个小面包,轻手轻脚地在走廊上慢吞吞地撕开吃着。

许焕刚刚去了导演那边一趟,听后者说戏,顺道被问了一圈关于罗博和陈彩的事情。他心里诧异,这些日子以来自己一直很注意跟罗博划分界限,按说不应该被人问起这些,等到后来,才知道是陈彩来了。

许焕知道陈彩这人十分护短,所以导演说后者要求剧组赔钱时,他一点儿都不惊讶。毕竟当年他刚开始跑组的时候,陈彩曾因为面试的副导演动手动脚,当场把人的钢笔给掰断过。

那时候他心里感动的同时就有些害怕,觉得这人有点像《爱宠大机密》里的那只小白兔,外表软萌,内心狂野,智商高还是个暴力狂。许焕早就想过分手,他觉得陈彩配不上自己。可是现在混了几年,回头再看,又忍不住念及陈彩的好。

起码作为艺人来讲,能有陈彩这种时刻顶在前面的经纪人,真的挺幸福的。

他忍不住屡屡走神,导演看他不在状态,也心绪不佳,干脆也让他早点回来了。

谁想这会儿一下楼梯,就看到走廊尽头站着那个人。

许焕觉得他似乎高了一点,也瘦了一点,以前看着总像是个才入学的大学生,有种未经世事地单纯。这会儿再看,却没了那种青涩感,看起来很冷,举手投足间都是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他忍不住朝那边走了两步,想要看清楚一些,谁想刚一抬腿,就听陈彩淡淡道:“许先生还是止步吧。”

许焕微微一怔,随后才回过神,轻轻嗤笑一声。

他不往前,陈彩也不抬头,继续慢条斯理地撕开另一个小面包的袋子,自顾自吃着。

最后还是许焕忍不住,在几步之外问:“你要让剧组赔违约金?”

陈彩没答话。

许焕啧道:“看得出来,你前金主对你够有意思啊,这种事都不需要跟公司沟通一下?你就不怕自己也被炒鱿鱼?”

陈彩这才抬头看过去,那表情像是听了个笑话。

“沟通不沟通另说,”他忍不住嘲笑道,“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被炒鱿鱼?”

许焕道:“一边是导演和制片人,另一边是罗博,这剧又是公司投资的,你觉得事情会怎么样?”他说完一顿,摇头道,“我知道你前金主是老总,但是别忘了,公司不只有他自己,其他各股东各部门,方方面面,局势错综复杂,这种事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别人怎么办你们怎么办,死咬着违约金硬刚,你身后压根儿就没人。”

陈彩微微挑眉,心里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但仍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轻轻摇了摇头。

许焕惊讶:“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

陈彩道:“不,你说的对,跟公司的管理层比,我现在不过是个小喽啰。这事如果公司不挺我,我会很难收场。但是……”他说到这轻轻叹一口气,看着许焕道,“公司不可能不挺我的。倒是你,这副自鸣得意的神情很可笑。”

“我自鸣得意?”许焕轻轻呵了一声。

“你何止自鸣得意,你还小肚鸡肠,”陈彩看过去,摇头道,“罗博跟你同一公司,算起来你俩甚至是同个学校的师兄弟。可是自从分到同一剧组后,你却巴不得离他远点。为什么?因为你害怕,你怕他比你优秀,也怕他万一有什么问题,你受到牵连。”

陈彩来之前就听杨雪说过。剧组对许焕和罗博挺好,过来一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稍微一琢磨,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有许焕的问题。这人表现的不待见罗博,甚至排斥,其他人见风使舵,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等到杨雪一问,他这边随口糊弄,最后出事也全在罗博自己身上。

许焕的确在片场排挤过罗博,毕竟后者演技的确好,虽然比自己稍微大一点,但能驾驭的类型却很多。如果这次后者冒了头,以后公司里上有罗博这种实力派,下有禹一鸣那帮小鲜肉,自己夹在中间还怎么抢资源?

他知道陈彩聪明,能猜出一二,干脆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大家凭本事各顾各的本来就没问题。”

“是没问题,但你别忘了,这次你俩是打包进来的。你的片酬太低,杨总给你谈不上去,所以公司才加了罗博进来。他走不走,对你都一样,但对公司来说可差远了。”

陈彩说完顿了顿,嘲讽地看着他,“所以你在片场排挤罗博,是你太毒,没有容人之量。如今又跟着剧组说话,让我不要剩余的片酬和违约金,是你太蠢,鼠目寸光。你这人又蠢又毒,最好祈祷自己之后顺风顺水永不倒霉,要不然今天你踩的,将来定会一一反踩回去。”

许焕没想到自己自讨没趣,站这讨了一顿骂,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二话不说转身回自己房间,气得脸色铁青,好半天才睡过去。

谁想第二天早上起来化妆,却见剧组的人行色匆匆,好像有些不对劲了。化妆棚里人都等着,外面的机器也架着,监制、导演和制片人都不在,所有人都在干等。

许焕愣住,抓了一个人过来,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不开工呢?”

那人回头看是他,先是微微惊讶,随后才道:“你不知道?”

许焕摸不着头脑,“知道什么?”

“你们公司发火了啊,”那人凑过来,压低声道,“据说财务那边一大早收的电话。本来今天应该是拨款的日子,结果那边打电话发了火,不光不拨款,还要过来查账。”

许焕:“?!”他知道他们剧组原本应该是每月一划款,财务预先留好下个月用的钱。但因为最近支出超标,所以剧组剩余的钱支撑不了两天了,就等着这笔拨款呢。

这个节骨眼儿上卡资金,还查账……

只能是因为陈彩那事了。

许焕:“……”难道陈彩又勾搭上老总了?

※※※※※※※※※※※※※※※※※※※※

明天捉虫,大大们晚安~

感谢大家的支持,比心~

喜欢戏精守护者请大家收藏:(www.nnzw.net)戏精守护者牛牛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戏精守护者最新章节 - 戏精守护者全文阅读 - 戏精守护者txt下载 - 五军的全部小说 - 戏精守护者 牛牛中文网

猜你喜欢: 归途今天又要顺毛了穿成病娇少女的甜系日常合意撒野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入赘八零之美人如蜜小妖精[快穿]落花时节又逢君宠夫(快穿)牙印窄红深深我能摸摸你的财神光环吗?善恶有报是非巨星问鼎[重生]美人宜修甜入心扉北城天街繁枝之中好想住你隔壁可爱到头掉女王的小鲜肉穿越之购物狂影后
完本推荐: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全文阅读被我救过的人都哭着要报恩怎么破全文阅读孽缘全文阅读傲世九重天全文阅读最强弃少全文阅读深深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刹那星光全文阅读[重生]三爷全文阅读公爵全文阅读临渊行全文阅读春深日暖全文阅读成魔本纪全文阅读朕不行,朕不可全文阅读格格不入全文阅读我只想自力更生全文阅读阿娇今天投胎了吗全文阅读我想要你的信息素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从1983开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玄幻模拟器新书洪荒历我在明末有套房老祖请出山无敌大人物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我不可能是剑神我有一群地球玩家旧日之箓妖孽奶爸在都市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我真没想当皇帝啊大唐第一世家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红楼春极限伏天进击的后浪直播之恐怖审判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我,超级霸王龙!坐镇史前,未来人类降临!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一人得道大月谣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诸天降临网王:最强老师大秦:我,长生不死

戏精守护者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戏精守护者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戏精守护者txt下载手机版 - 五军的全部小说 - 戏精守护者 牛牛中文网移动版 - 牛牛中文网手机站